语言研究从边缘走向中心 专家呼吁:拓展语言功能 丰富研究方法

发布时间:2015-05-29  浏览次数:

第四届中国语言学研究方法与方法论问题学术讨论会在上外举行

语言研究从边缘走向中心专家呼吁:拓展语言功能丰富研究方法

语言在国家发展战略中的地位不断提升,语言研究从边缘走向中心,并逐渐成为显学。

523,由《中国社会科学》编辑部、上海外国语大学语言研究院主办的第四届中国语言学研究方法与方法论问题学术讨论会在沪举行。与会专家学者就语言学研究展开了跨学科对话。

语言学既是小学也是大学

  当今时代,各个文明在相互激荡、相互交融、相互竞争,语言、符号、文字也在交融汇合。语言既是学术问题,也是文化软实力,是国家综合能力竞争的重要部分。

  中国社会科学院秘书长、党组成员,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总编辑高翔研究员对此作了精辟阐释。他认为,语言学既是小学也是大学小学是针对语言学在整个学术研究当中的基础地位而言,它是打开文明和文化的一把钥匙,在人文社会科学中的基础地位不可动摇。大学是就学科体系而言,语言学博大精深且影响广泛,和其他学科深度交融,成为国家文化软实力和国家能力的重要载体。

  高翔指出,国家的创新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关乎人的创造能力,而人的创造能力和复杂思维能力无一不与语言相关。当下的语言研究领域有许多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随着相关研究的深化,也将生发出诸多新的理论生长点。如何深度挖掘、拓展语言在增强国家实力中的多重功能;如何敏锐地抓住互联网优化语言传播技术,扩大中华文化的传播力和影响力……均是需要学术共同体进行长期研究的重大课题。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姜锋表示,时代变得越快,全球语言变化就越快,语言的意义也越大。语言和政治、经济、文化密切结合在一起,软实力已经不足以形容语言的作用,它已经成为一个踏踏实实的力量存在。

语言研究跨学科趋势明显

  近几十年来,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的交叉渗透日趋加强,人文学科内部的互相借鉴融通不可避免。高翔指出,现在学术发展面临两个基本事实,一是没有一个学科能单纯依靠自己的力量解决任何一个重大理论实践问题,二是学科发展越来越建立在相关学科取得的成果之上。

  语言学也不例外。近年来,语言学与社会学、历史学、人类学等人文社会学科以及一些自然科学间的融通对话越来越多,突破了传统的范畴。

  正如教育部语用司司长姚喜双所说,研究语言现象,必须跨领域跨学科,同时和我们现代生活的迫切需求结合起来。语言建构的要素要从语言学、政治学、经济学等多角度开展全方位的研究,只有这样才能揭示语言结构与应用方面的特点。语言学研究需要我们突破以往的思维定式,跨越学科界限来探讨。

  除了语言学与其他学科的对话,在语言学内部也有越来越多学者不分畛域,聚在一起,加强交流对话。以浙江师范大学教授张先亮研究的新型城镇化进程中的话语权问题为例,他认为话语权问题其实是有效治理体系中的关键一环,事关社会理性的培育,是解决社会诚信问题的有效途径。构建和谐的语言生态,其重点就是话语权利的科学保障与话语权力的科学运用。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研究员魏晖则从管理学视角,初步建立了国家语言能力的评价指标。

理论研究与应用研究并举

语言研究服务于国家各个领域。姚喜双表示,过去我们提出语言具有基础性、全局性、社会性和全民性的特点,进入互联网+”时代后,语言不仅有基础桥梁纽带的作用,更像是进入智慧城市的钥匙。

  语言研究的理论方面和应用方面都越发多样化。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张振兴介绍了他对海洋与方言的研究,分析了汉语方言的海洋格局及其形成原因。上海外国语大学语言研究院教授赵蓉晖介绍了20世纪俄罗斯语言学的特点、学术传统、方法论基础及其研究范式、研究体系对我国的启示。他们都从不同角度拓展了传统理论的研究视域。

  江苏师范大学语言科学学院教授杨亦鸣通过对言语障碍的神经机制研究,关注特殊人群的生活与学习。诸多类似的应用研究,立足现实,关系到千家万户的语言生活,对社会稳定和人民的幸福感建立具有重要意义。

丰富研究方法与方法论

  基于语言学研究跨学科、宽领域的发展趋势,与之相伴的研究方法和方法论问题也是学界最关心的问题之一。北京语言大学党委书记李宇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何借鉴其他学科的方法、借鉴其他学科的成果来发展语言学,是语言学家当前必须考虑的问题。

  在李宇明看来,应该建立学者的自觉意识,从相关学科借鉴方法、成果。语言学的研究不光借助于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更要凭借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比如心理学的研究方法、计算机的研究方法、数理逻辑的方法等。在人才培养、学科设置、科研项目归属等一系列问题上,应该进行重要的改革,才能有利于实现语言学的学科交叉,利用交叉成果更好地发展中国语言学,更好地实现中国语言学为社会服务、为学科服务、为中国走向世界服务。

  高翔在谈到研究方法论问题时,特别强调了语言学研究要吸取历史学研究的教训,避免碎片化问题。语言学应该有语言学研究的中国学派,对于个别字、词、句,当然要研究,但是怎么具有中国特色学科体系,也需要认真考虑。同时,他认为语言学也要实现科研手段的现代化。

  与会学者认为,研究方法和方法论的拓展和丰富,有助于推动我国当前语言学学科研究的深入,使其以更快的步伐走向世界舞台。

(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霍文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