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蓉晖:综合运用研究方法 推进语言学科发展

发布时间:2018-09-27  浏览次数:10

综合运用研究方法 推进语言学科发展

  赵蓉晖教授

【关键词】研究方法;语言学科;发展

  语言是一种复杂的现象,既具有自然属性(声音、视觉形象等),也具有社会性质(社会构建和认知)。作为对语言进行理性认识的语言学,因研究者关注和强调语言的侧面不同而产生了研究方法各具特色的不同流派。总的看来,当下语言学研究的旨趣和方法可以归结为三大基本类型:语言理论研究方法、语言研究的定量方法、语言研究的定性方法。

  语言理论研究方法旨在建立理想化的模型

  语言理论研究包括描写和解释语言事实,其目的在于科学地呈现语言体系面貌,并根据语言事实间的关系建立具有解释和预示能力的理论模型,是对语言现象和规律的抽象与概括,主要回答语言是什么、它由什么单位构成、语言单位如何组成系统等,进而形成基本的语法认识。

  广义上看,任何研究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明确研究的客体,并对该客体的特征予以尽可能准确的把握。因此,语言描写是语言理论研究最基本的方法和手段。在进行语言描写时,语言学家既可以采取“外部的”观察者立场,像生物学家、物理学家一样客观地进行观察、分类和分析,提出可供检验的假设;也可以用“内部的”分析者视角,以说话人/听话人的身份分析自己使用的语言。不论语言学家采用哪种方式,其最终的目标都是建立理想化的语言理论模型。

  在开展语言理论研究时,语言学家创造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研究工具。例如,音系学的分析建立在音位、音素等语言单位的基础上,传统语言学采用的语法成分、词类、语法范畴等分析工具,结构主义语言学使用的语素、词、短语、句子等分析单位和组合关系、聚合关系、核心等概念,生成语言学的节点、管辖、约束、俯瞰、空语类等概念和一整套操作技术,功能主义语言学的原型性、连续性、肖像性、及物性、主位、述位、焦点、话题、回指等概念,都使语言学研究具备了精密的科学性和实际的可操作性,并可拓展使用到人类社会和行为研究的其他领域,这是语言学之所以被称为“领先科学”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语言学最基础、最核心的内容。

  语言研究的定量方法将数学方法应用于研究

  马尔科娃把西方学术传统概括为两大哲学—文化体系:笛卡尔体系和黑格尔体系。笛卡尔体系认为,知识是通过以演算程序为形式的一系列演绎步骤获得的,理论的目的在于确定什么是确凿可信的,因此导致这一体系对不变的普遍特征的不懈追求。这一体系的实质是一种精神二元论,将思想(意识、精神)与躯体(无意识、物质)截然分开,并认为内在世界在认识论方面先于外部世界,因此不考虑思维主体与外部世界的相互关系,功能是与历史发展过程无关的状态,应关注不被人类行为影响的、永恒的、客观的、分立的、抽象的普遍现象。这种思想在语言学领域的反映就是形式主义语言学,它在研究方法上效仿自然科学研究,追求研究的客观性和系统性,属于语言研究的科学主义传统,定量研究(计量方法)是其方法上的重要特征。

  定量研究秉持逻辑实证主义观点,比较强调对研究环境的操纵和控制,注重通过实验方法进行观察、获得研究素材。在进行实验研究时,研究者可以控制一个待观察问题的各种因素,通过改变(操控)某个因素去观察其他因素的变化,以此了解因素之间的关系,获得规律性认识。以假设为出发点进行预测、检验进而推断获得理论的演绎方法是主要分析方法,从整体推进到局部是分析法的基本特点。这种方法被广泛地应用在语言学的众多领域,如社会语言学、语料库语言学、心理语言学、神经语言学、语言测试、语言教学、自然语言处理、机器翻译研究等。当今天的科技发展以数学化和计算机化为基本特征时,计量语言学的产生就水到渠成。1994年出版的《计量语言学杂志》第一期社论指出,计量语言学已经越来越多地与语言、语篇研究结合在一起,旨在借用数学方法来建立更新的概念和研究模型。将数学方法应用于研究,以实验、测量、统计、建模为基本研究手段,也是信息化和大数据时代语言研究的一个显著特点。

  语言研究的定性方法强调自然观察

  徐通锵曾断言说,语言学“本质上是一门社会科学,但又接近于自然科学”。任博德在《人文学的历史:被遗忘的科学》中把语言学和音乐学、语文学、文学理论、历史学科(包括艺术史和考古学)、电影电视研究都归入了人文学科的范畴。为叙述方便,我们在此把人文社会科学暂时统称为“人文科学”。这种认识从语文学开始延续至今,属于语言研究的人文主义传统。

  人文科学的哲学基础是西方学术传统中的黑格尔体系,主张一元化的方法,认为思想与躯体、思维与介体为了存在与发展而相互依存,也正是通过与客观实际的相互作用才使意识得以发展。主体与客体紧密联系且可以相互转化,知识的获得是反射过程的自身循环,也就是说,我们的每一次经验都改变了我们的意识。黑格尔体系还认为,结构和功能都具有先天的基础,但这种基础仅仅是在特定的交互环境中产生并发生变化的一种潜势。由此可见,这一体系以历史发展过程为取向,以存在的辩证本质取代了纯粹的形式化理论,其理论目的在于探索存在于具体事件中的普遍规律。与笛卡尔体系不同,黑格尔体系关注的是非离散的、变化的、相对的、依存于人类行为的具体现象。这种科学哲学观付诸语言学研究,就形成了功能主义学派,定性研究则是其重要的研究方法。

  定性研究强调站在活动者本人的角度去理解人类行为,强调自然观察,对变量不做控制,往往采用归纳、综合、描述性的方法,注重内容,善于做阐释,利于了解研究对象的复杂性。这种方法被广泛地应用在语言研究的众多领域,尤其是与社会文化、使用者因素、语境高度相关的研究中,如人类语言学、语言与文化、语言与社会心理、语言教育、话语研究等。个案研究、民族志研究、行动研究、访谈、语篇分析、叙事分析、会话分析等都是典型定性研究方法,归纳、综合、描写是基本的研究手段。

  不同方法各有所长综合应用是潮流

  由于语言是一种复杂的现象,语言学的研究对象是处于社会环境中的语言使用者和语言现象,因此往往需要采用综合的研究方法,才能满足回答研究问题的需要。因此,将定量和定性研究结合起来的混合研究方法得以产生并逐渐得到广泛的应用,这是问题驱动的研究对范式和方法的实用主义选择,也是研究对象的复杂性质带来的必然结果。

  回溯语言学的发展历程可以发现,语言学研究的内容在不断丰富,语言学的边界也在不断拓展。科学主义和人文主义这两种传统共存并向纵深发展,二者是互补、呼应的关系,共存和互补(乃至结合)是当代语言学在研究方法上的总体特征和趋势。正视不同语言学传统和研究方法的价值,开展多维度研究,才能促使语言学研究持续向纵深发展,推动语言学研究不断创新。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语言研究院、中国外语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